当前位置:yesports.com国学红楼梦中贾府举行的螃蟹宴有多少规矩跟礼节?
红楼梦中贾府举行的螃蟹宴有多少规矩跟礼节?
2022-11-21

第三十八回宝钗帮着湘云办螃蟹宴,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带来历史故事,一起看看吧!

史湘云请客,薛宝钗资助螃蟹和酒水,第二天就在藕香榭预备上。有亭、有水、有桂花,风景优美,秋高气爽。中午贾母带着王夫人一群人都过来赶热闹。

古人两餐制,中午的螃蟹宴并不是吃饭,只是酒宴。大家图一个乐呵,吃蟹品酒玩笑取乐,持续时间并不长。但就是这个螃蟹宴,却体现出贾府很多的礼节,以及后面很多的伏笔线索。平淡中就像吃螃蟹,最是津津有味。

贾母看到藕香榭,就想起了当年保龄侯府的枕霞阁,顺便讲起当年落水差点淹死的故事。

曹雪芹一贯善于借日常必有的情节影射一些题外话。比方贾母忆往昔,最是寻常不过。老太太要是不提当年,反而不寻常。但早不提晚不提,偏偏在史湘云请客这当口提起往事,分明是给史湘云声援。毕竟湘云请客得了薛家资助,贾母虽不好阻止,但也不能让湘云被小瞧了。

贾母这层深意,有心人一听就懂,贵族语言从来不用说透。王熙凤更是鬼灵精,马上懂了贾母的梗,于是很好地做起捧哏。

(第三十八回)凤姐不等人说,先笑道:“那时要活不得,如今这大福可叫谁享呢!可知老祖宗从小儿的福寿就不小,神差鬼使碰出那个窝儿来,好盛福寿的。寿星老儿头上原是一个窝儿,因为万福万寿盛满了,所以倒凸高出些来了。”未及说完,贾母与众人都笑软了。

王熙凤捕捉到贾母想要借往日溺水故事,表现今日福寿本意。她拿寿星老儿高额头的故事表现贾母的福寿,说得诙谐幽默,让众人开心到不行。贾母尤其笑“软了”。

王熙凤言语“没大没小”,拿贾母开玩笑,严格来说不太合乎规矩。贾母开心,但也不让她白占了便宜,就说王熙凤“惯得不得了”,连她都取笑,倒也不是责难。王熙凤自有应对,指出逗老太太笑得用意,是怕一会儿吃螃蟹“恐积了冷在心里”,这道理信手拈来必有之事,谁也反驳不得。

螃蟹乃水生,中医认为性冷,女子不可多食。《本草纲目》记载:蟹肉味咸性寒,食用时要搭配中性温补的黄酒、姜醋等佐料。

王熙凤一边捧贾母的梗,还说出一番道理,实在是脑子转得极快,时刻举一反三。这对于贾府这等豪门千头万绪的日常来说极为重要。真要丁是丁卯是卯的按部就班,被人吃了还不知道呢。

王夫人毕竟是姑母又是婶娘,此时必要提一句,说:“老太太因为喜欢他,才惯的他这样,还这样说,他明儿越发无礼了。”

这是王夫人的立场表达,既是说给王熙凤听,也是说给其他姐妹要时刻注意礼节。要不怎么说母亲很重要。《大戴礼记》:“五不娶”之“丧妇长子不取(娶)”说得就是母亲在女儿教养过程中的重要性。

那么,王熙凤如此是不是就不对呢?也不尽然。还要看贾母的认识和她自己的分寸。

(第三十八回)贾母笑道:“我喜欢他这样,况且他又不是那不知高低的孩子。家常没人,娘儿们原该这样。横竖礼体不错就罢,没得倒叫他从神儿似的作什么。”

贾母认为一家人娘们之间就要这样轻松才好,不可以天天拘着,为了礼而守礼节。只要真正不错了礼,一些小节不提倡太刻板。

贾母的意思很开明,正所谓专讲理法竟不知礼法,不可取!有些事不能墨守成规教条主义,“整瓶不动半瓶摇”,让人一步不敢行错的“理”不是“礼”,就像明朝的八股文章,反倒失了人性,成了“神儿”摆设。

也正因为贾母开明,才有了王熙凤的自由,让贾府日常多了欢声笑语。否则都如王夫人和李纨,有何意思!

曹雪芹这边先讲“无礼”,随后就讲“有礼”,将贾母说得“横竖礼体不错就罢”展现出来。

(第三十八回)说着,一齐进入亭子,献过茶,凤姐忙着搭桌子,要杯箸。上面一桌,贾母、薛姨妈、宝钗、黛玉、宝玉;东边一桌,史湘云、王夫人、迎、探、惜;西边靠门一桌,李纨和凤姐的,虚设坐位,二人皆不敢坐,只在贾母王夫人两桌上伺候。

排座次这里有很多讲究,真正体现出贾府的礼节。

首先,贾母是尊,薛姨妈是客,二人坐一桌。贾母带着最亲的宝玉、黛玉,薛姨妈带着女儿薛宝钗。这是礼。

其次,史湘云是主,王夫人是客,三春是女儿也是客。放在一桌突出湘云请客的礼。且王夫人不能与贾母一桌,湘云又是贾母侄孙女,她本能坐贾母桌,下来陪王夫人正是礼。

最后,李纨和凤姐也有座位,不过桌子摆在门边,不过就是“虚设”,为了湘云请客好看。她们妯娌不敢坐。是礼。

若不是史湘云请长辈酒宴,日常吃饭时王夫人也不敢随便坐,更不会与贾母同吃。而是得贾母端了饭碗,让她坐下休息,才会找个小凳子坐在门边,等贾母吃完。门边最外,是儿媳妇的位置。

李纨是嫂子在前,王熙凤是小婶子在后。但在伺候长辈时,二人还有区别。王熙凤伺候贾母,她是嫡长孙媳妇,代表邢夫人。李纨伺候王夫人,那是她自己的婆婆。倒不是王熙凤会来事,抢着伺候贾母。这也是礼。

一时间螃蟹上来了,王熙凤扒螃蟹,先给薛姨妈,这是敬客是礼,再给贾母是尊老,再给贾宝玉是爱幼,再给林黛玉则是男尊女卑。一丝都不会差。

而且面对史湘云主动下来张罗,王熙凤也让她自去吃喝,有她照顾就好,是对史湘云体贴。

但史湘云别看大大咧咧,在礼节上同样不差,体现出史家良好的家教。她也没一听王熙凤说不用自己就去吃喝,而是先吩咐人给周姨娘、赵姨娘送去两盘子螃蟹。两位姨娘在贾府现状如何不论,史湘云记得礼数。

随后湘云吩咐在外头廊上摆了两桌,让鸳鸯、琥珀、彩霞、彩云和平儿坐下吃喝,这是贾府最有权势的几个大丫头。史湘云同她们一起长大,主要还要借她们多提点贾母,时常想着她。这里要与前文绛纹石戒指对看,可知史湘云的思想。不提。

王熙凤到底也喜欢吃螃蟹,在里边伺候了好一会,就跑出来廊下,让鸳鸯等只管吃喝,有她伺候卖个好,也趁机讨口酒吃,要口螃蟹。结果就出了一个小插曲。

(第三十八回)鸳鸯笑道:“好没脸,吃我们的东西。”凤姐儿笑道:“你和我少作怪。你知道你琏二爷爱上了你,要和老太太讨了你做小老婆呢。”

要记住王熙凤说得这句话,后文对鸳鸯断发绝姻缘是关键伏笔。而琥珀打趣凤姐和平儿的话更耐人寻味,“鸳丫头要去了,平丫头还饶他?你们看看他,没有吃了两个螃蟹,倒喝了一碟子醋,他也算不会揽酸了。”

吃螃蟹就要吃姜醋。但琥珀说的“醋”,代表女人妒忌。平儿是贾琏的通房丫头,也是妾,不容后来的鸳鸯就是吃醋。而平儿“算不会揽酸”的,那谁是会揽酸的?答案毋庸置疑。

几个丫头与王熙凤的逗笑间,扯出了后文“变生不测凤姐泼醋;喜出望外平儿理妆”,“尴尬人难免尴尬事;鸳鸯女誓绝鸳鸯偶”两大章节。王熙凤想要的一口螃蟹,谁也想不到引出了那么大风波,也给她的结局蒙上阴影。

当看完那两节,回头再读这一段“抢吃螃蟹”,就会发现很多想不通的情节豁然开朗。这就是曹雪芹善于伏笔的妙用。